情系洪泽湖湿地芦苇荡
发布:2016-8-8 访问:1051


    “蒹葭(jiān jiā)苍苍,白露为霜。 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溯(sù)洄(huí)从之,道阻且长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” 诗经中的名篇《蒹葭》,营造了一个如诗如画的浪漫唯美意境:河畔芦苇碧色苍苍,深秋白露凝结成霜。 我那日思夜想的人,就在河水对岸一方。 逆流而上去追寻她,道路险阻而又漫长。 顺流而下寻寻觅觅,她仿佛就在水的中央。
    中学时代学习这篇民歌,查了字典,我才知道,蒹葭就是芦苇,它还有一个名字,叫芦荻。生长在中原的我,还不曾见过这种水生植物,对摇曳多姿的它萌生了许多遐想。芦苇荡,就像可遇不可求、缠绵悱恻的爱情。
    后来,看到一些抗日剧,游击队员划着小船在芦苇荡里巧妙地与日本鬼子周旋,把不习水性的敌人绕得晕头转向,个个乖乖投降。荧屏之外,我激动得欢呼雀跃。芦苇荡,就像水上迷宫,处处藏着智与勇,那是一片抗战杀敌的好战场。
    工作之后,有了经济能力,因为向往江南水乡,我去过苏州、杭州、桂林等地,大多行色匆匆,走马观花,看了园林,访了断桥,赏了山水,却一直无缘心仪的芦苇荡。
    2016年4月,一位在旅游局工作的朋友无意中对我说:“有空去江苏洪泽湖湿地公园看看吧,那里的芦苇荡特别美,是我想再去看看的地方。”她的话一下子打动了我,因为我知道,对于游人来说,大部分景区只是属于一次性消费,大家普遍喜欢去陌生的地方,欣赏不一样的风景。“想再去看看的地方”定然独有一种别致的美,是一处能够产生心灵共鸣的地方,何况,那里有我魂牵梦扰20多年芦苇荡。
    终于等到周末。把工作放下,把家务放下,把所有的烦忧放下,我要当一名背包客,去追寻那片繁茂萋苍的蒹葭。
    5个多小时的车程,不算太久,不过疲惫总还是有的。下了车,举目望去,已经到了泗洪洪泽湖湿地公园。四月的天气,乍暖还寒,一阵潮湿清凉的风吹来,昏乱头脑一下子清醒很多。湿地被誉为地球之肾,果然名不虚传。
    景区的张总热情地迎上来,朋友介绍说:“张总也当过记者,和你算是同行呢!”距离一下子拉近了,张总说:“记者都是见多识广,这样吧,咱们直直接公园的主打景点———芦苇迷宫吧!”
    咦,不谋而合,他竟猜中了我的心事。
    据导游讲,洪泽湖是中国四大淡水湖之一,这里的芦苇迷宫与苏州沙家浜、河北白洋淀、湖北洪湖并称中国四大芦苇荡。

游船缓缓地沿河道穿行,我睁大眼睛,隔窗凝神望向两岸尚未返青的芦苇,她是纤瘦的,但并不柔弱,自带一种清高傲然的风骨,质朴中透着坚韧,静静地伫立在风中———她,应是在这里等了我很多很多年了吧。
    悄悄看一眼船里的游客,不知何时,大家竟不再说笑喧哗,都异常安静地把目前光投向岸上的密密实实的芦苇,“哗哗,哗哗”船儿在水中游走的声音听得那么清楚。
    “快看,猴子!”一个孩子忽然惊喜地叫起来。我循声望去,在一侧的芦苇丛中,果然发现了几只猴子雕塑,它们神态各异,有的在捡野果,有的在戏水,憨态可掬。
    游船转过一个弯,眼前呈现一个小小的汀岛,芦苇丛里,几个原始人正在捡柴。
    静寂安祥的芦苇荡,本该是一幅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地方。
    突然,哪里传来了阵阵枪炮声?啊,在苇荡深处的一片三岔水道交汇处,水上游击队员和新四军战士正在与日军展开激战!
    导游介绍说,抗日战争时期,2000多名洪泽湖游击队员,在这片芦苇荡中曾与日军进行58天的游击战。当时的芦苇荡面积非常广阔,芦苇荡的深处还秘密地建起了洪泽湖临时指挥所。在渔民的支援下,战士们利用湖区芦荡遍布,沟河交错的有利地形,机动灵活作战,他们时而化装成渔民,巧端敌人岗楼;时而出没在敌人运送物资的航线上,截获敌人的军火物资;时而深入敌人的心脏,为民除掉通敌的汉奸;时而头顶荷叶,嘴衔苇管,隐蔽在芦苇丛中,伏击敌人保运船。
   “我是一个兵,来自老百姓,打败了日本侵略者,消灭了蒋匪军。我是一个兵,爱国爱人民,革命战争考验了我,立场更坚定!嘿,嘿,枪杆握得紧,眼睛看得清,敌人敢胆侵犯,坚决把他消灭净!”我的耳边萦绕着这首铿锵有力的战斗歌曲,想起无数战士用生命和鲜血捍卫的今日和平,不禁感慨万千:生活中那些琐碎的所谓“生命不能承受之重”,与曾经国难当头、生死存亡相比,又算得了什么呢?珍惜当下的幸福吧!
    全长30里的水路,九曲十八弯,移步换景、时光穿梭,恍若世外桃源。
    洪泽湖湿地公园湖水浩淼,芦荡深深,原野广袤,荷苑飘香,曲桥蜿蜒,百鸟齐鸣,是一个能让人放慢脚步的地方,又是一个能让人安静下来的地方,它不仅鸟类、鱼类和植物的天堂,也是都市人精神的栖息地。洪泽湖芦苇荡,我会回来的!

 

关闭窗口